簡體 English

1997年,深藍戰勝了象棋大師,那時候,人們說,人工智能戰勝圍棋大師要100年的時間。然而,短短二十年,就實現了。

Master在震驚了整個圍棋界和人類社會的同時,也讓人類感到了恐慌和憂慮,未來的世界還會由我們主宰嗎?電影里的科幻僅僅是一個故事嗎?


捕獲.JPG

點擊頁面上方“預約理財師”和我們聯系

什么是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如何改變人類生活?
如何參與人工智能投資?
他們,是人工智能投資領域的先驅
告訴你投資人工智能最簡單的方法... ...
人工智能的發展歷程

人工智能��出現

20 世紀 40 年代至 50 年代是人工智能真正誕生的時間。在這段時間內,數學、心理學、工程學、經濟學、政治學等領域的科學家們開始探索制造人工大腦的可行性。

1950 年,著名的圖靈測試誕生,按照艾倫·圖靈的定義:如果一臺機器能夠與人類展開對話(通過電傳設備)而不能被辨別出其機器身份,那么稱這臺機器具有智能。同年,圖靈還預言了創造出具有真正智能的機器的可能性。

1951 年,西洋跳棋程序和國際象棋程序相繼誕生。經過接近 10 年的發展后,國際象棋程序已經可以挑戰具有相當水平的業余愛好者,而人工智能游戲也被當著衡量人工智能進展的標準之一。

1956年,在達特茅斯學院舉行的一次會議上,計算機科學家約翰·麥卡錫說服與會者接受“人工智能”一詞作為本領域的名稱。后來,這次會議也被大家看著是人工智能正式誕生的標志。

人工智能的第一次大發展

1956 年達特茅斯會議之后的十幾年是人工智能的黃金年代。在這段時間內,計算機被用來解決代數應用題、證明幾何定理、學**和使用英語,這些成果在得到廣泛贊賞的同時也讓研究者們對開發出完全智能的機器信心倍增。當時,人工智能研究者們甚至認為:“二十年內,機器將能完**能做到的一切工作”、“在三到八年的時間里我們將得到一臺具有人類平均智能的機器”。

伴隨著初期的顯著成果和樂觀情緒的彌漫,在麻省理工、卡內基梅隆大學、斯坦福大學、愛丁堡大學建立的人工智能項目都獲得了來自 ARPA(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等政府機構的大筆資金。不過,這些投入卻并沒有讓當時的樂觀預言得以實現。

人工智能的第一次低谷

由于人工智能研究者們對項目難度評估不足,這除了導致承諾無法兌現外,還讓人們當初的樂觀期望遭到嚴重打擊。到了 70 年代,人工智能開始遭遇批評,研究經費也被轉移到那些目標明確的特定項目上。

在當時,由于計算機性能的瓶頸、計算復雜性的指數級增長、數據量缺失等問題,一些難題看上去好像完全找不到答案。比如像今天已經比較常見的機器視覺功能在當時就不可能找到一個足夠大的數據庫來支撐程序去學,機器無法吸收足夠的數據量自然也就談不上視覺方面的智能化。

項目的停滯不但讓批評者有機可乘——1973 年 Lighthill 針對英國 AI 研究狀況的報告批評了 AI 在實現其“宏偉目標”上的完全失敗,也影響到了項目資金的流向。人工智能遭遇了 6 年左右的低谷。

人工智能的第二次大發展

1981年,日本經濟產業省撥款八億五千萬美元支持第五代計算機項目,目標是制造出能夠與人對話、翻譯語言、解釋圖像,并且能像人一樣推理的機器。隨后,英國、美國也紛紛響應,開始向 AI 和信息技術領域的研究提供大量資金。

在這個階段,諸多公司開始采納一種名為“專家系統”的人工智能程序。這套系統可以簡單理解為“知識庫+推理機”,是一類具有專門知識和經驗的計算機智能程序系統,“知識處理”隨之也成為了主流 AI 研究的焦點。

1980 年,卡內基·梅隆大學為數字設備公司設計了一個名為 XCON 的專家系統,這套系統在 1986 年之前能為公司每年節省四千萬美元。有了商業模式,相關產業自然應運而生,比如 Symbolics、Lisp Machines 等硬件公司和 IntelliCorp、Aion 等軟件公司。這個時期,僅專家系統產業的價值就有 5 億美元。

人工智能的第二次低谷

好景不長,持續 7 年左右的人工智能繁榮很快就接近了尾聲。到 1987 年時,蘋果和 IBM 生產的臺式機性能都超過了 Symbolics 等廠商生產的通用型計算機,專家系統自然風光不再。

到 80 年代晚期,DARPA 的新任領導認為人工智能并不是“下一個浪潮”;1991 年,人們發現日本人設定的“第五代工程”也沒能實現。這些事實情況讓人們從對“專家系統”的狂熱追捧中一步步走向失望。人工智能研究再次遭遇經費危機。

人工智能最近的第一個階段:1993年至今

現在大家談到人工智能時,往往會說這并不是一個新概念,在上世紀 90 年代就有了。事實上,這只是人工智能發展史上離大家最近的一個階段。

在這個階段,人工智能其實取得了一些里程碑似的成果。比如在 1997 年,IBM 的深藍戰勝國際象棋世界冠軍卡斯帕羅夫;2009 年,洛桑聯邦理工學院發起的藍腦計劃聲稱已經成功地模擬了部分鼠腦;以及即將到來的 AlphaGo 圍棋大戰。

最近這幾年,機器學、圖像識別這些人工智能技術更是被用到了普通人的實際生活中。我們可以在 Google Photos 中更快地找到包含貓貓狗狗的圖片,可以讓 Google Now 自動**給我可能需要的信息,可以讓 Inbox 自動撰寫郵件回復。這背后都離不開人工智能研究者們的長久努力。不過,讓人們唏噓的是“實現人類水平的智能”這個在上世紀 60 年代就提出的課題至今仍然沒有答案,而且我們現在也難以預測何時會有結果。人工智能雖然可以在某些方面超越人類,但想讓機器完勝人類能做到的一切工作,這個目標看上去仍然遙遙無期。


點擊“預約理財師”和我們聯系,參與人工智能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