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English

【每日經濟新聞】諾亞財富汪靜波談項目風險 坦言“做財富管理不容易”、“有瑕疵的才是真翡翠”

返回上層

【字體: 2018-02-12來源: 作者:冷輝 訪問量:72

經歷過草莽時代,年初以來銀監會等部門發布的多項監管政策和處罰案例,讓市場再次感受到了監管的決心,去杠桿、合規經營也進一步深化。過去在互聯網金融、財富管理、理財信托、資產管理等領域不斷出現的跑路、違約、剛兌等問題,雖仍不時出現但總體可控。

作為財富管理行業的領軍企業,諾亞財富在風險控制方面的實力屢屢被業內提及。2月7日,諾亞財富創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汪靜波就在她的辦公室中接受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的專訪。站在從業者的角度,她認為投資是靠概率的,諾亞整體有5000億元的規模,可能有1%的資產我們覺得沒有那么滿意。總體上我們的風控還是做得不錯的,在這樣一個市場沒有發生過致命的問題,大的行業判斷基本上都是對的。

汪靜波認為,一個公司有負面消息不一定是壞事,時間是好公司的朋友。假如一個從事金融服務和資產管理的公司從來沒有過失誤或者永遠可以給客戶固定6%~8%的收益,那有可能是麥道夫的金融騙局,他有可能可以騙30年。我的理念,首先是誠實面對自己,對自己負責,才會對客戶負責,沒有必要給別人的形象是你永不犯錯,你永遠是對的。

“我開個玩笑,有時候有些負面新聞對我們是好的,就是讓客戶看到諾亞是真實的,真的翡翠,都是有瑕疵的;全綠無瑕疵的翡翠,可能是B貨。”汪靜波坦言,“做財富管理不容易,當然這也是我們的壁壘。”一方面投資是一個概率事件,不可能百分百盈利,一方面假如父母親朋買了產品虧了,也肯定希望能收回投資,這是一個大家很難都滿意的情況總體來講,高凈值客戶會更理解,一是對風險有認識,也會做資產配置。

風險項目處置并不輕松


NBD:悅榕項目的最新進展是什么?投資者是否認可?諾亞做了哪些努力?

汪靜波:總體來講,就是基本上按照我們評估的方向,比較市場化地解決了這個問題。它相當于是做了一個并購重組,投資者基本上退出了,是不是認可我不好說,因為每個人可能期待的不一樣,但至少是沒有像之前說的虧了七成,退出是大概1.3倍。

現在是通過并購,一家公司把這個資產買走了,也認可悅榕的品牌,悅榕也開始跟中國公司合作,也算項目退出,它是一個房地產基金的PE項目,把資產、品牌買過去以后,客戶就順利退出。我們肯定是重要的推動者,但是包括悅榕等在內大家也做了很多工作。

NBD:諾亞在悅榕項目當中扮演了一個什么樣的角色?自身會承擔哪些責任?
汪靜波:我覺得有點難講,但可能未來會越來越清晰,本質來講諾亞還是一個渠道。我們6年前認為悅榕這個品牌很好,符合消費升級的方向;悅榕在海外的發展用基金模式,也有經驗;酒店開始運營以后可以資產證券化或者上市退出。我們看好悅榕,才會發行這個基金,給客戶推薦這個項目,應該說大方向判斷還是對的,一是品牌好,二是確實在消費升級中,中國的相關需求增加,最近的很多資金投資民宿,其實跟這個也非常相似。項目沒有達到期望,我們也覺得很遺憾。
至于責任,作為一家財富管理機構,你說你只是渠道,客戶不高興,說我是通過你認識悅榕的;但你也不是GP,也沒辦法替代GP做工作。但是客戶認為反正我都要來找你,因為我找其他人好像他也不管。
我覺得就是誰對客戶很在意,他就會來找你。客戶就是誰承擔、他覺得找到誰能解決,他就找誰。那我們覺得客戶是我們的衣食父母,所以還是希望能夠把它解決好、處理好。但過程中還是比較被動的,也是比較痛苦的。
這也是一個我們可能要長期面對的怪現象,我們是個渠道,我們看好這個項目然后推介,我們有風控標準,有我們的方向,但是到底誰,承擔什么責任,應該更清晰。我覺得現在的監管基調是很好的方向,要做到賣者有責,買者自負,財富管理行業在這個基礎上會長期發展。

項目投后管理會持續跟蹤但難以窮盡

NBD:一些風險項目處置經驗,對諾亞目前的風險項目來說,比如輝山乳業、樂視基金,有什么借鑒意義?
汪靜波:我覺得不能說悅榕項目對其他風險項目處置有什么借鑒。總體上諾亞是一個負責任的公司,不管碰到什么問題,第一是透明,我們沒有資金池,也不會拆東墻補西墻,對每一個客戶是獨立的負責任的。不剛兌不代表我不負責任。
我們有一個資產小組,專門去篩選風險項目在市場上可能會有哪些買家?會喜歡這個品牌的,哪些在產業鏈上是有協同的,哪些是有錢還可以買得起的,我們梳理過后一家一家訪談,最后找到一個各種都還不錯的,這是我們做的努力,這本身也是資產管理的能力,也是應該做的。
對于每個項目努力方向不一樣,我們都有認真推動。先澄清下,我們沒有項目投到了樂視網以及樂視控股什么的,是作為優先級投資了一個樂視鑫根基金。輝山乳業是我們投了它的一個應收賬款融資項目,現在違約了,目前輝山進入破產重整階段。悅榕是跟房地產基金相關的,輝山是不良資產處置相關,樂視鑫根需要推動投資項目退出。

NBD:項目投后,你們有沒有持續跟進?爆發風險時,有沒有一個提前預警?
汪靜波:我們肯定是持續跟進的,不過實際操作中需要優化的地方我覺得難以窮盡。就好像輝山,我們投輝山項目的時候,它是300多億市值的乳業公司,六十幾年的歷史,一個快速消費品牌在東北市場占有率最高。審計師是安永。我們用了安永的審計報告,但是現在確實碰到風險了。
還有一個細節就是輝山乳業的CFO是安永前合伙人,那從我們的角度,可能是增加了可信度,因為我們覺得一個資深的合伙人他會辭職加入一家公司,我很難理解說這公司會是財務造假的。但是他確實發生了。
我們自己內部進行了很多次反省,很重要就是我們對乳業這個行業不太懂。我們的原則是不熟不做,但是我們違反了自己的原則。

破剛兌要多方合力賣者仍需盡責

NBD:諾亞的一些風險項目,甚至一些形成不良資產的項目,會如何推進處置?
汪靜波:我們說賣者盡責、買者自負。賣者盡責,主要是風險評估,合格投資者篩選;如果項目碰到問題,可能的不良資產處置,諾亞有一定資產管理跟處置能力。建立不良資產處置團隊,希望能夠繼續深化這個能力,未來也可以管理不良資產的基金。我們如果有了這個能力,那么前端客戶就會更放心。
我們也建立了一個行業生態圈,跟中國的四大AMC、地方的安徽AMC等機構都建立相對良好的關系,他們對于不良處置更有經驗。

NBD:從財富管理乃至資管行業破剛兌的話,你們有什么建議?
汪靜波:資管打破剛兌也不能簡單地說,好像就是讓客戶承擔風險。剛兌的核心還是資金池,借新還舊、期限錯配,嚴格說其實就是龐氏。我覺得打破剛兌從三個方面都要努力,一個就是投資者教育。證監會其實對這方面就做得比較好,現在買公募基金就沒有人說不能賠錢;買股票就是股市有風險、入市需謹慎,要不斷地講,然后形成一個社會共識。如果為了沒有矛盾,就掩蓋事物的本質,隱藏真相,通過剛兌讓大家建立不真實的信任,最后可能受傷更大的還是客戶。因為客戶會因為虛假的信任,投入更多的資金。
其次是從業者,這個行業剛開始沒有什么監管,進入壁壘非常低,開發個網站就能做P2P,完全不懂金融的人都可以騙幾百億,也說明市場太亂了,從業者要自律。
還有就是成熟的監管,要從各個方向去努力才能打破,不是一方可以打破的。最近監管就比較好,市場會越來越成熟。

免責申明

1、本網站信息均來源于市場公開資料,諾亞僅基于上述公開資料闡述諾亞觀點,并不保證其準確性、完整性、實時性或正確性。本網站的信息和內容僅供參考,請謹慎使用。


2、本網站信息中署名"諾亞財富"、"諾亞財富研究部"的文章,以及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于諾亞財富。如需轉載請與諾亞財富聯系,并在授權的范圍內注明來源和作者,保證作品的完整性。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站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3、本網站轉載其他媒體或機構的作品,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


4、問題咨詢及相關合作,請發郵件至:webmaster#noahwm.com,將“#”換做“@”。